闲云野鹤,乐得自在,无欲无求

小时候以为长大了才是自由,长大后才发现自由属于小时候

记3.21东航MU5735(悼逝者)

山间的风是你,

空中的云是你,

天上的星是你,

落下的雨是你,

晨间的露珠也是你,

我知道你在这片土地,

却从此生死分离。


你会化为一株草,

一朵花,

一棵树,

你将在山野重生。

当树叶沙沙作响,

可是你对我未完的嘱托,

当花朵轻轻摇曳,

可是你对我殷殷的挥手,

当山野铺满绿,

你是否会在风的指引下,

找到回家的路。


请风儿轻轻的吹,

不要刮伤你的脸颊,

请雨儿早早的停,

不要淋湿你的衣衫,

请云儿快快的走,

不要遮了柔柔的月光,

那柔柔的月光,

是我祈求上天照亮你回家的路。


我亲爱的人儿啊,

请不要让我等的太久,

可能路途遥...

章节大纲,笔记

安娜:陆星途,你最好去给何清道歉。

陆星途:凭什么?

安娜:这是公司的意思。

陆星途:公司什么意思?

安娜:你是听不懂我说话吗?道歉啊!

陆星途:所以,凭什么?

安娜:凭什么?凭你名气没有她大。

陆星途:仅此而已?

安娜:祖宗,只是道个歉而已,你又不会少块肉。我们不是惹不起她,而是惹不起她背后。

陆星途:她背后?谁?

安娜:不管是谁,总之不是现在的你和公司能惹得起的。

陆星途:不过是靠着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她能嚣张几时?

安娜:不管几时,现在我们是惹不起。所以,别添麻烦行不行?你也知道简安什么下场吧,你想像他一样吗?

陆星途(听到简安的名字,皱眉,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

临渊羡鱼

-他本应肆意不羁的行走在人间,却被我囚于一方,从此大漠孤烟,青山绿水,都消失在在他眼中。

初见临渊,是我与姐妹偷溜出城。那时我俩生怕被家中人抓回去,花钱雇了一辆车,直奔凉州。

凉州是座边城,阿芙的爱人就在此地。阿芙的爱人是我们青梅竹马一同长起来的,从小喜好舞刀弄剑,想成为众人敬仰的大英雄。他说“男儿志在边疆,只有护卫国家战功赫赫的将军,才配得上英雄的称号!”我与阿芙不懂他的壮志豪情,也不喜欢刀枪剑戟打打杀杀,我们只想可以找到心爱的如意郎君,恩爱一生。阿肆嗤笑我们姑娘家家不知羞,我们回他空有武力莽夫之勇,两两拌嘴,谁也不服谁。

帝都到凉州的距离很远很远,我与阿芙从未出过远门,索性盘缠带...

临渊羡鱼(伪后记)

君钰死了,死在了爱人怀中。

匕首刺进身体的刹那,君逸抬脚踢开了探子握刀的手,然后和季忱等人联手抓住了他。此人隐匿在凉州城多时,一直无法探寻到具体藏身点,今日总算是抓到了。

只是代价,太大了······

君逸回到君钰身边时,褚临渊抱着她,一直念着她的名字。而他的姐姐,看着怀抱她的男人,眼中千言万语,却只字未言。只有在他过来时,她才看向他,嘴唇微张,似要说些什么。

君逸接过君钰递来的手,听到她微弱的声音。

“阿肆,守住凉州,守住百姓,守住国,守住家。”

君逸泛红的眼中滚落出泪珠,她的姐姐,至死放不下的,...

始于1994

我出生在1994年的冬天,那天正好是冬至,一个吃饺子的节气。

所以,我的名字叫韩冬至,小名饺子。

很冷吧,我的名字。韩冬至,寒冬至。

啊,是寒冬降临呢。

我的家乡是一个三线城市,当然,1994年它属于几线就不得而知了。

小时的记忆有很多已经记不清了,忘记在哪里看到的,说人们对于自己五岁以前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大概只有很深刻的才会记住吧,毕竟还是小孩子。

90年代还没有跨入21世纪,作为20世纪的90后,在今天看来已经是社会的主力军,对于当时来说,也只是什么都不懂却畅想美好未来的稚儿。

也许真的没有五岁之前的记忆吧,感觉一些事情开始记得都是在五岁之后。

大概五岁左右,到了该上幼儿园...

之前看过的一位大大的文,是尹昉住进了全是鬼的房子,鲸鱼是个警察但是灵魂离体的这么一篇文,我记得我收藏了,但是找不着了。有知道的吗?求链接,谢谢

吃过午饭后趁天气凉爽时踏足一直没有走过的地方,我才知道我上班的地方还有这种景色

© 阿酒 | Powered by LOFTER